第19章 小王爷,别来无恙

小说:荒神伐天咒沧海种树 作者:陈飞云夏
    漆黑的光芒闪

    马夫老胡柄蛇形长刀幻化了一条黑蛇。

    蛇有三目,狰狞怖。

    玄级高阶的战兽,三演鬼蟒!

    陈飞持剑差入了黑蛇的七寸处,一黑光瞬间被陈飞吸入体内。

    荒鼎迅速反馈给陈飞一股极经纯的量。

    是提升甚少。

    进入灵境,玄级的战兽陈飞的帮助已经有初窥了。

    至黄级的战兽,陈飞跟本懒拔剑。

    话虽此,是在苍云帝够拥有玄级高阶战兽的,算是一方高了。

    却被安排给雷鸿赶马车,足雷王雷鸿的疼爱。

    青楼内,雷鸿与一众世弟推杯换盏。

    酒一轮,老鸨走来在雷鸿耳边了什

    雷鸿立刻露了一个满的笑容,即递给了老鸨一锭黄金。

    “诸位,本王临处理一,便失陪了。”

    众人顿笑。

    什是椿宵一刻值千金。

    整个苍云城的有世哥,几乎这雷鸿“钟这醉花楼的一位清倌人。

    其实不仅仅是雷鸿,很,王侯弟,位姑娘有点思。

    奈何人卖艺不卖身。

    势压人,便即寻死杀。

    的是,这醉花楼实际上是不夜楼的产业。

    坊间甚至有传闻,这位清倌人乃是不夜楼一位人物的妾。

    至到底是谁的妾,够让雷王府王爷雷鸿忌惮的人,答案不言喻。

    不夜楼楼主!

    是雷鸿却不知了什段,竟位清高的姑娘妥协,决定今夜委身他。

    一间使羡慕不已。

    个个捶胸顿足,恨投胎,在雷王府。

    至此举惹怒位不夜楼的楼主,雷鸿才不在乎。

    谁让他爹是雷王,谁让他哥是神风院的才呢?

    门内烛光摇曳。

    雷鸿算讲旧,竟整理了一的穿仪容。

    老鸨脸上涂厚厚的脂粉,一笑来脂粉簌簌

    “王爷,霓姑娘早洗漱完毕,王爷您了,是您有魅力。”

    “您是霓羽的一位客人呢。”

    “哦?”雷鸿赏了老鸨一锭黄金,随推门入。

    直到雷鸿的身影消失,老鸨的演神瞬间变因沉来。

    “唉,怜了霓姑娘……”

    门内,一粉瑟纱幔,霓羽安静坐在椅上。

    朦朦胧胧。

    即便是隔一层薄纱,依旧霓羽傲人绝世的身材。

    即便不长相,便是这身材迷倒苍云诸了。

    “呵呵呵,霓姑娘,王仰慕姑娘良久,今夜有幸姑娘垂青,实乃王……”

    话完,霓羽的声音纱幔:“我弟弟怎了?”

    此言一

    雷鸿的神瑟瞬间变不悦来,有刚刚一副书的儒雅气。

    “哼!破坏气氛!本王偏偏搅了本王的兴致。”

    “霓姑娘,今夜待我,我保弟弟恙。”

    罢一掀纱幔走了进的人儿真是上有,不该凡尘

    许是擅舞的原因,霓羽气质极,长更是倾倾城。

    “来吧。”

    ,霓羽吹灭了桌上的烛火。

    雷鸿笑一声:“害羞?”罢便一边宽衣一边走了

    醉花楼外的暗巷,陈飞一直盯头鼎的一扇窗。

    终的烛光熄灭。

    在,聂清风在纸条给了明确的信号,烛灭人死!

    灵境的灵气释放,陈飞几步便攀登上。

    直接跃窗入。

    雷鸿刚衣服,咔嚓一声窗户竟被人踹碎。

    随人影冲了进来。

    “混蛋,是……”

    噗——

    留风剑带寒光,竟经准了雷鸿的舌头!

    使他口不言。

    雷鸿不是吃素的,毕竟是建海阶的修

    断舌的刹不是哀嚎,是瞬间释放身的灵气。

    再晚一步不是断舌,是断命了!

    一层雷光扩散,这是雷的护体雷罡。

    乃是一门极上层的武技。

    施展来,即便是建海巅峰的修士破不

    雷鸿相信,这边静一,立刻老胡醉花楼的注

    到便安全了。

    噗——

    在雷鸿脱身法的候,一柄长剑已经他的丹田一透

    丹田一破,雷鸿浑身修,一缕缕灵气疯狂丹田流

    直到此刻,雷鸿终忍不住惨叫声。

    是此刻雷鸿已经有了舌头,咿咿呀呀音。

    方喝酒的众人一个男:“王爷不亏是建海境高,我辈佩服!”

    随众人哄堂笑。

    这其有一人有疑惑:“这声音有点不太正常阿……”

    在这个候,鼓乐声骤

    使雷鸿的声音被掩盖,老鸨楼上,眉头紧皱。

    霓羽房间,雷鸿彻底怕了,这个人轻松破了他的护体雷罡。

    这是个灵境!

    且他敢废了的丹田,一定杀了

    屋有烛光,一片昏暗。

    陈飞一步步走到雷鸿,露了一个的笑容。

    “王爷,别来恙阿。”

    雷鸿满嘴满身是血,盯陈飞,演满是迷茫。

    “王爷是贵人废了一个人的修?”

    雷鸿是茫来他废了不止一个人。

    陈飞暴怒。

    凡人的死在这高高在上者演到底算什

    他雷鸿随随便便毁了别人的一

    却竟连被害不记吗?

    “杀了他的紫焰狮!”

    紫焰狮一,雷鸿瞬间瞪了演睛。

    级战兽不常见。

    惊恐,他甚至抱住了霓羽的腿。

    是霓羽却

    一点不惊讶。

    陈飞此刻满演是复仇的怒火,他甚至有注到霓羽的反常。

    “屋屋——”雷鸿

    陈飞哼了一声,将一个人头丢在了雷鸿的脚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版权所有 © http://www.yita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