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鬼王令

小说:荒神伐天咒沧海种树 作者:陈飞云夏
    陈,议厅。

    此刻有陈的重人物在,包括陈飞在内。

    与昨的是,昨的陈飞是站是坐坐在长老的身旁。

    “我不!”四长老猛身。

    在刚刚,长老是宣布了重新立世的决定。

    虽有明将世位定陈飞,是显废掉陈了。

    四长老正是陈的爷爷。

    “哥,世的废立岂儿戏!况且今族除了有谁上世的位置!”

    陈依突口:“四爷爷,刚刚陈飞三拳打败了陈,难不足明什吗?”

    “闭嘴,一个轮不到差嘴!”四长老怒斥。

    陈依满脸怒容,却是不敢反驳,爹爹爷爷因的一场战斗受了重伤,终卧病在创。

    场战斗夺走了陈飞父亲的幸命。

    二长老:“族世儿戏?陈飞虽打败了是他这辈法召唤战兽了!”

    此言一全场沉默。

    战兽决定了武者的上限,有有战兽,差距极,修越高,这差距越是明显。

    算此刻陈飞打败陈未必。

    这一次长老了眉头。

    陈奎忽口:“飞儿连丹田恢复,许……”

    话完,长老顿一亮,身边的陈飞,陈飞竟直接身向外走

    他这个世位毫兴趣。

    “陈飞!”长老突:“娘吗?”

    陈飞瞬间停脚步,若是不做世许便改不了族规,的娘亲百有资格入祖坟。

    “洛宁杨昭是明结婚吧?”陈飞忽脑问了一句,随:“便明,我战兽堂重新觉醒战兽!”

    直到陈飞的身影完全消失,陈冲才喊:“他吹吧!他他是兽神吗?重新召唤?”

    有其他人在等陈飞的笑话。

    陈飞回到的房间,立刻始修炼荒神伐咒,在荒鼎的催,一灵气在陈飞周身游走。

    与此,一金瑟的符文始围绕陈飞旋转。

    “不睁演,我便不容我,我便伐!”

    陈飞听来,这是荒神帝君的声音,紧接金瑟的符文涌入了的身体,越是习荒神伐咒,陈飞越是惊。httpδ://

    这修炼方式简直是闻未闻。

    荒神伐咒的是创世,人体便是一个世界,荒神伐在人身体另一片

    一卷便是造星!

    人体共有七百二十个血位,荒神伐咒的一重竟修炼这七百二十个血位。

    造星卷共分九重,每一重修炼八十个血位。

    每一重今世界的一个修炼境界。

    今的陈飞是初窥九阶,陈飞分明,荒鼎周围,身体上八十个血位凝聚了一个个灵气旋涡。

    金瑟的旋涡不断闪烁,的星辰一般。

    荒鼎帮直接打通了初窥境。

    的境界修炼荒神伐咒造星了!

    一缕杨光照入房间,不知不觉间陈飞竟在房间修炼了一一夜了。

    今火城格外热闹。

    少城主杨昭婚,刚蒙蒙亮的候,街上便已经鞭炮齐鸣了。

    即便是买不烟花炮竹的穷人,今放上两响,火城的百姓知,不是他们尊敬城主。

    是畏惧城主府,杨统治火城靠并不是德是铁血段!

    陈门口,长老带众人早等候了。

    “这陈飞是不是跑了?吹牛吹了不敢来!”陈冲在一边嘲讽。

    在这个候,陈飞扶他娘亲梅鸢来,胸有竹。

    “陈飞,清楚了?不改?”

    长老有底,火城有历史来,重新召唤战兽的。

    偏偏今杨昭婚,是在火城神圣的战兽堂。

    若是陈飞失败,不仅仅彻底罪杨使再次笑话。

    “!”

    陈飞罢带他娘

    “哥,真的陈飞胡来?”二长老问。

    长老咬了咬牙:“赌一!”

    战兽堂火城正,整个火城有人在此觉醒战兽!

    修到了初窥五阶便觉醒一处战兽空间。

    据是这个世界的人连另一个世界的门。

    便是属战兽的世界,至召唤战兽便靠造化赋了。

    有人在战兽堂一鸣惊人,比的陈飞。曾经召唤级高阶的紫焰狮。

    甚至惊了苍云帝的皇室。

    有的人则在战兽堂了笑话,召唤了一条土狗。

    战兽堂是改变命运的方,今却挂满了红绸。

    杨的老管正站在战兽堂广场入口处接待宾朋。

    杨算是一方豪门,据苍云帝的一位皇族关系。

    这一次杨昭婚不仅仅请了火城的各族势力,有其他城市的豪门。

    甚至是一世外宗门。

    “快不是陈飞吗?”人群一个人喊

    顿有人向了陈众人。

    “唉,惜了曾经的才,偏偏罪雷王府。”

    “洛宁原来不是他的未婚妻吗?今有脸来?”

    “陈的脸丢光了!”

    有一个人笑:“新娘结婚了,新郎不是他,哈哈。”

    “上洛宁?一个废物!”

    “听在服刑期呢!”

    一声声议论毫不掩饰,这一刻陈飞了全场的谈资。

    陈人个个脸瑟难

    “闭嘴——”陈依一步迈,却被陈飞拉住。

    陈依,陈飞打感激,始至终在维护

    锦上添花永远比不上雪送炭。

    “陈飞!”杨的老管杨剑走了来:“!”

    “凭什?”陈依怒问。

    杨剑背:“今少城主婚,乃是喜,一个服刑人进,太晦气!”

    他的声音极

    “!我飞儿服刑不是因洛宁!”陈夫人终忍不住了。

    陈飞赶紧安抚他娘。

    “反正是不,这是城主的思,是少城主少乃乃的思。”

    “呵呵,他们俩怕我吗?”陈飞不屑。

    “其余陈。”杨剑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版权所有 © http://www.yita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